还是原来的正宫

很好

【麦藏】我生命中最美丽的一天(全文合集)

M

韵乃YuNaiELK:

题外话:


想了想还是一口气看完的阅读体验更好,所以删了前面那章做成了合集。


由于突如其来的学期任务番外《The death of you and me》可能得寒假才能发送给大家,非常抱歉,会附赠一篇青年麦家主藏的中篇《lonesome rider》作为补偿一起发送。(土下座)


十分期待和大家交流,请给我留言~~~~~这是我至今为止花的心血最多的一篇文,如果你能留下一点感想,我会特别开心,真的。


括号内是推荐食用时听的BGM。


如果喜欢的话可以带一本走。


这里是通贩地址


~~~~~~~~~~~~~~~~~分割线


CP:杰西·麦克雷X岛田半藏


时空穿越梗,半藏曾加入过黑爪。


 主要角色“死亡”预警。


第一章




第二章(上)




第二章(下)


(It Takes a Lot to Know a Man)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上)


(Bogatyri)




第五章(下)




第六章


(Her Name Was Tragedy)




第七章




第八章


(Epilogue)




第九章(上)


(The Clouds in Camarillo)




第九章(下)




第十章(上)


(in death)


第十章(下)




第十一章


(Paranoid Android)




第十二章(上)


(The Water)




第十二章(中)




第十二章(下)




第十三章(上)


(Mad About You)




第十三章(中)




第十三章(下)


(Gravity)




第十四章


(Your Bravest Fight)




第十五章


(Silver Lining)




第十六章


(Too far)




第十七章


(We Are... The Dream)




“All my enemies who wouldn't wish who I was ,except you ”


  "就连我的敌人都不希望遭受我的命运,除了你。"



























Parallel Universe:

打了竞技之后就不太想去玩快速了,都瞎玩

菜的抠脚但是也能体会到一丝丝的乐趣哈哈哈

【这里最喜欢自己画的美,感觉很不一样哈哈哈哈哈

第二场雪下起来之前

船长星球:

小甜饼。送给ELA太太的生日礼物,首发是微博,LOF也同步发一下~


————————————————————


战争期间,什么事情都得从简。时间一长,人就会想不起和平年代的生活是如何的。所以那些经历过战争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来。实用主义只是一方面,另一种说法是,战乱给他们留下的是刻骨铭心的无常。


杰克莫里森趴在路边的一个雪窝子里面,身上盖了白蓝色的迷彩斗篷。这里的雪又干又松,让人想起砂糖。


好的砂糖会有股香气,那是甜味的香气。因为补给线的问题,他们已经好几个月没有见过砂糖了。加了甜味素的饼干吃多了,会让人发疯地想念天然蔗糖。


杰克躺在那儿,空气冰冷干燥,他捏了一点雪放到嘴边,冰凉。通讯器发出令人安心的电流声,那意味着它在工作。里头传来侦查小队的定时报告。“一切顺利,没有异常。”


整片树林现在安静极了,甚至有些安静过头。一条小道横穿树林,在被雪覆盖的整片地方,唯有它像深褐色的伤痕。再过一会儿,杰克想着,差不多再过一会儿。等到莱耶斯和他的人抵达指定的地方。然后就可以——


他想到差不多一天时间之前,他还在基地的时候。午餐时分,他泡了杯咖啡。正儿八经的咖啡粉早就用完了,只剩下速溶的。速溶也挺好,只不过牛奶也许久不见,只有蛋白粉。杰克有点不太开心,他走去摆放调料的小桌子,发现麦克雷在卯足劲针对一瓶番茄酱。经过他的努力,那个红色塑料瓶就拉出了鸽子屎大小的存货作为褒奖。


“长官,你要番茄酱吗?”这小子倒还懂得尊敬上级,他把已经被他拧成麻花的塑料瓶递过来,“里面可能还剩一点。”


“不,我不要番茄酱。”杰克四下寻找,“糖包在哪儿?我是说甜味剂。”


“最后一包刚被安吉拉拿走了。”麦克雷说。“你真的不要番茄酱长官?这可是基地里的最后一点,接下来就只有番茄味的肥皂了。”


杰克看着他,伸出手指,刮走了他盘子里鸽子屎那么大的红色酱料。“既然你这么说,谢了。”


看来麦克雷得吃一顿没有酱料的午餐了。


走过操场他听到托比昂在抱怨,说那些铁疙瘩想饿死他们。


“加比,我有个点子。”杰克掀开作战指挥室的厚帘子。这个驻地的野战设施能抵御的寒冷有限,但安装永久性建筑还是太浪费了。所以指挥室只是一个有屋顶的帐篷,四面都是防寒材料砌成的墙。不仅是指挥室,连他们的食堂和厨房都是这样。不出所料,莱耶斯果然在里头。他总是在里头,除了睡觉时间。杰克知道他最近苦恼的是什么,补给线。


智械不需要吃饭,但人类需要。


“你端着杯没有奶和糖的咖啡过来,让我猜猜你要说啥。甜味剂也用光了,是不是?”黑皮肤的男人说。


“你真是啥都知道。”杰克说。


“安吉拉拿走了最后一包。”莱耶斯看了一眼桌上自己的咖啡杯。


“大家都在抱怨吃饭的事情。”杰克说,他知道要说服他的加比,得循序渐进才行。“砂糖一个月前就消耗完了,现在最充足的只有压缩饼干、蛋白粉和维生素片。”


“上头觉得光靠这些就能过活,等到再下一场雪——”


莱耶斯眯起眼睛,一提到上头的建议他就会很不高兴。“那些猪头还会讲什么?他们以为铁疙瘩们是用锡做扣子的德军?”


杰克举双手表示同意。


“所以,加比。”杰克凑过来,把莱耶斯的咖啡杯挪到一边,然后坐到桌子上面。“我有个点子。”


莱耶斯狐疑地看着他。在杰克看来,这表情真是可爱极了。


杰克翻开地图。指着其中一个点,那里有黑色的标记。意味着是智械占据的地方。“这个小镇叫做赞卡,11个月前被占领了。”


“我记得那会儿,联军干的好事。只好把防线往后撤了40公里。”莱耶斯说。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们只能让出最好的补给线路,以至于这大半年来一直被智械骚扰到断顿。


“赞卡没有战略意义,它离主战场太远,又不靠近主干道。”杰克说,“铁疙瘩们不会布防太多兵力。”


“我知道你的主意了。”黑皮肤的男人讲,“你这个狡猾的坏蛋。”


杰克露齿而笑。


确定了目标,接下来就是可行性。“我们可以从这里过去,然后派一队人绕到北面。”杰克指着地图,“但如果巷子里布防敌人太多,就会比较累。”


“但愿铁疙瘩没有把那些房子都烧了。”莱耶斯长叹一声,“我记得北面有家超市,还有杂货店。”


“…………”


他们在那个镇上驻守过一阵,那是最好的日子。


可行性初步定了下来。莱耶斯召集了一部分队员,把这个计划说了一遍。果然所有人都很兴奋。


“这个地方,只要屋顶还在。我一个人就可以打得它们落花流水。”托比昂指着小镇地图的一个位置。


“咱们这次不搞大的,”杰克说,“最好安静迅速,像清理害虫那样。”


大家思考起来。


“长官!”麦克雷举手,“申请战利品里番茄酱的优先分配权!”


“没门!”莱耶斯说,“除了这个你还想得到啥!”


“呃。”牛仔男孩抓头皮,“我们可以用套牛的法子?”


所有人都看向麦克雷。


 


所以杰克莫里森现在才在这里,躲在树林里,等着机会。望远镜里能看到小镇的建筑物,似乎没有被破坏多少。侦查小队发回消息,镇上散布的智械军力大概有半个群集,还有两架蝎式炮车。这玩意要是动起来,能把半个镇炸飞。


“咱们到了,不过这玩意得花点时间!”通讯器里传来托比昂的声音,这个瑞典老爹从来不晓得啥叫克制嗓门。“这破发电站很久没用了,让我找找开关在哪儿……哎哟!”


“…………”


通讯器的频段灯亮了,莱耶斯的声音从里头响了起来。“要是这个方案不好使,我就带着其他人从北面突袭,把蝎式给引去镇子外头的公路上。女武神就能给它来一发。”


莱耶斯刚说完,托比昂就嚷嚷开了:“方案怎么可能不好使!你们等着,很快就好!”


“备用计划而已,我也不想把镇子炸飞。”莱耶斯说。


“长官,插播一句。”这是麦克雷在说话,“蝎式炮车开始移动了。”


“什么?!”其他三个人一块儿喊。


那庞然大物原本待在镇子中央的开阔地带,那是一个小小的广场。现下从杰克望远镜里看到,那两架炮车开始向南面的建筑群移动。


“这是——!”


“下命令杰克!要是它再往南边走——”


“我知道!”炮车开始远离指定的位置,虽然还没有远离多远,但它如果持续移动。莱耶斯的突袭小队就没法在智械的雷达发现之前,接近到足够近的地方。那也就是说,备用方案失败的可能性会一下子变得很大。


“我已经找到启动按钮了伙计!等我一分钟!”托比昂在通讯器里嗷嗷叫唤。


“一分钟!你在开玩笑!”莱耶斯喊道,“杰克,下命令!炮车要溜走了!”


“……加比!”杰克喊道,“突袭小队,原地待命!”


“………………”通讯器里沉默了一秒钟,“好的,遵命。”莱耶斯回答。


“这才像话!像话!瞧我的!”老头的嗓门又粗又响。


“不等等!长官!”麦克雷又插了进来,“蝎式炮车!它它它它!”


“怎么了?”


“它的指示灯!它的待机模式变了,它在瞄准!不对,所有的智械,我们被发现了长官!”牛仔在通讯器里尖叫。


“真是该来的不来,不该来的乱来。”托比昂闷哼。


“全体人员!找掩护!”杰克话音刚落,第一波炮击就抵达了。炮弹落在距离他们五十米外的地方,炸出了一个大坑。


雪层下的泥土飞到天上,焦糊味弥漫。杰克有一时半刻什么都听不见,通讯器沙沙作响。杰克从地上爬起来,“走!快走!”他周围的同僚们立马从藏身处跳了出来,没人受伤。至少暂时没有,杰克边跑边盘算。但是下一回就不知道了,这些家伙是怎么知道他们的企图的?还是说,这本来就是个陷阱?


这个念头转瞬即逝,却让他不寒而栗。


“莫里森,我正向你方向移动。”这是莱耶斯的声音。


“不不不不,你去截住它们的屁股!”杰克说,之后他又补充了一句,“这是命令!”


没有回答。但是杰克知道,莱耶斯一定照做了。他不会搞出很低级的事情,他这个人就是这样,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知道什么时候需要忍耐,什么时候不得不妥协。


真希望以后这样的情况不会再有。真希望这次一拍脑袋的狩猎计划不会把他们都卷进去。


又一波炮击。所有人都在飞奔。


“你的一分钟呢!”杰克呼叫托比昂。“还差一点,一点!”老头嚎叫。


杰克的眼角瞥到远处的爆炸。炮击停滞了。“跑起来!”杰克怒吼,“机不可失!”他们冲向小镇,一头钻进小镇的建筑群。这是下策,但总好过在平地上被炸成碎片。智械的红外线透视能看穿活物的动向,但地形越复杂,它们的计算过程就越长。而且好吧,巷战,未必是依靠正面火力的巷战,能制造很多机会。


而杰克莫里森最擅长的就是抓住机会。


他们在巷子里遭遇了智械士兵。这些士兵体型很小,但动作迅捷,人类能通过的地方,它们也可以。


杰克以一家店铺为据点,和对方交起火来。一头智械从后门窜入,杰克挥起枪托把它砸了个稀烂。智械摔进柜台,砸坏了食品陈列架。杰克这才发现,这家店是一家烘焙铺子。


太可惜了。就算过了十一个月,这么低温的环境下没准那些面包和糕饼还能入口。这个念头让他想起来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带领大家拼命。


一场狩猎,但愿猎手不会变成猎物。


炮击又开始了,只是换了方向。“报告长官!这俩大家伙朝我们来了!”通讯器里是麦克雷慌慌张张的声音,“看来很不喜欢我们击中它们屁股的那两发!”


“我们进驻镇子了。”杰克说。“哦哦哦哦!”牛仔兴奋,“那我们就可以——”


炮火突然盖过了麦克雷的声音。


“我是说我们——”但牛仔十分顽强,“我们可以——”


“可以去踢托比昂的脑壳!”杰克怒吼,“老爹!!给我个准!好让我知道是不是该让莱耶斯和他的人去送死!”


“来了——!”老爹的声音响了起来,“史上最宏伟的套牛圈!”


电光火石之间,通讯器发出刺耳的噪音,一股强大的电磁信号席卷向小镇,顷刻间淹没了所有电子设备。


也包括智械。


这些金属兵器突然就失去了动力,关节扭曲地僵在原地。人类没有给它们再度活动起来的机会。


蝎式炮车挨了好几发炮弹,整个车体都被打烂了。这是标准的莱耶斯式集火。


 


后勤开了三辆卡车过来装战利品,他们在不远处的树林里待命,接到杰克的命令后,只花了三分钟就到位。从来没见过这么积极。


而状况确实也值得他们积极。除了托比昂老爹还得从发电站那边跑回来,其他人都已经开始迫不及待地打扫战场了。


小镇的状况还算良好,当时居民撤离得很匆忙,什么都没带走。麦克雷在一家服装店里找出了一堆户外运动衫,他大呼小叫地发给所有人一人一件。其他人撬开了超市的冷库和库房,冷库里还摆放着奶酪和冻肉,库房里则是成箱的啤酒和罐头食品。杂货铺里的调味料和零食也被搜刮一空。


“咱们真该早点来。”托比昂老爹由衷地说。


杰克打开烘焙铺子的工作间,角落里的面粉撒了一地。这家店铺的烘焙师离开的时候,啥都没带,烤箱的门开着,工具散落在桌上。杰克想了想,伸手去拔烤箱的电线。


“长官你这是干啥?”正在往嘴里倒彩虹糖的麦克雷看到自己的长官一个人扛着一个内嵌式烤箱,当然它现在不是内嵌式的了,因为杰克莫里森把它从工作间的墙里给拆了下来。


“我又想到了一个好点子。”杰克说,他扛着半人高的烤箱转头问托比昂是不是有本事把它修好。


“你真把我当做电器修理工了吗?”老爹嘟囔,但似乎很高兴接下这个挑战。


几天后,一台内嵌式烤箱出现在了驻地的厨房。大家都啧啧称奇,怂恿厨子赶紧烤点什么。于是当天晚上大家吃到了新鲜的派。


关于这次行动计划,杰克莫里森的报告上是这么写的:“为了对该地区的智械实施有效打击而进行的、必要的、有组织的一起战术打击。共击毁XX型智械士兵X台、蝎式炮车两架,为该地区的安全起到了稳定作用。”


这份报告呈送上级,同时抄送给了莱耶斯。莱耶斯的批复是:客观属实。


现在他的咖啡里有砂糖了,这让他看起来比任何时候都好说话。


“长官!”麦克雷出现在指挥室门口,照理说他应该先大声喊,然后获得允许后再掀开帘子一样的指挥室门。


“你忘记敲门了,100个俯卧撑。”莱耶斯无情地说。


“…………”


“我看你是太得意忘形,需要点体能来清醒脑子。”黑皮肤的男人说,“我数到三。”


男人数到二的时候,牛仔就已经趴下来了。


“长官!一!我想向你报告一件事!二!”牛仔边数数边说。


“讲。”


“莫里森指挥官他!三!最近有点怪!四!我是说!五!他昨天待在厨房!六!今天也在!七!晚饭后就把所有人!八!赶出去!……”


“…………”


“我怀疑!九!指挥官他!十!说不定!十一!在研究新式武器!十二!因为昨晚!十三!我听到厨房!十四!传出爆炸声!……”


“…………”


“我去告诉安娜长官!十五!但是她说,十六!杰西,别管了。十七!……”


莱耶斯放下咖啡杯。“继续数,这房间有探头的。”他把牛仔留在原地,走出指挥室。外头有些飘雪花,战略意义上很重要的第二场雪马上就要来了。


驻地的空地上,大伙都在忙着。有人看见莱耶斯,放下手中的活计,冲他行礼。那家伙是对的,自从被放逐到这个寒冷的地区以来,驻地的气氛头一回那么高涨热情。


莱耶斯走进厨房。然后一脚踩到了满地的面粉。


他抬起头,看见一个金发的脑袋顶在桌子后面。于是他咳嗽了一声。


金发脑袋顶好像被咳嗽声吓到了,他试图站起来,结果差点滑倒。戴着烘焙手套的手巴住桌面,然后莱耶斯就看到杰克莫里森从桌子后面缓缓升起。


“杰西说你在——”莱耶斯说。


“我啥也没干!”杰克抢下了话头。他看起来慌乱极了,一万台智械入侵华盛顿的时候,他都没这么慌张。


“…………”


莱耶斯狐疑地走过去,眼睛盯住他的烘焙手套。杰克挪动一步,挡住了身后的某个东西。嗯,那个烤箱,明显是在工作。


“让开。”莱耶斯说。


“你真的要那么做?”杰克没有动,但是他在动摇。


“你让大伙人心惶惶,你究竟在搞什么名堂?”


“我发誓我什么都没干。”金发的指挥官脱掉烘焙手套,伸手抓住莱耶斯的肩膀。“你干啥不再去喝杯咖啡?休息一下?明天轮到你值班我记得。”


“你说谎的时候头顶旋儿就会变个方向。”莱耶斯说。


“………………”金发指挥官捂住了头顶。


莱耶斯一个箭步闪开了对方,他终于看清了烤箱里的东西。


一个……蛋糕?


至少是一个看起来像蛋糕的东西。


“我想给你烤个蛋糕,加比。”金发的指挥官说,就像一个礼物被提前拆开而不高兴的十七岁少年。


“当然,这听起来太天方夜谭了。我们有很好的厨子,只要有足够的食材,就能做出任何我们想吃的东西。后方基地也会过来给我们空投补给。如果这次补给没有出问题,我们每天都能在午餐时选择吃一块苹果派或者一块巧克力蛋糕。”


“那个时候我就在想,如果我能在你生日的时候烤一个蛋糕给你,那可就太棒了。不是切成一块的,每个人拿到的份都一模一样的,按照星期几来区分的那种餐后甜点。”杰克说,“这念头就跟病毒一样,在我跌进那家烘焙店之后它就彻底把我控制了。”


“真正的蛋糕,用放了十一个月的面粉和这台伟大烤箱做出来的。”他深吸了一口气,好让自己的心跳稍微平静一点。“生日快乐,加比。”


“……真是个傻瓜。”莱耶斯说,他绷着脸,但显然快绷不住了。“你把杰西都吓坏了。老实讲,你失败了多少次?”


“……五次?不,六次……?”


“包括昨晚的爆炸?”


“…………”


“你这个农民,做个蛋糕都会搞爆炸?我应该把你丢到智械后方去,然后你一准可以把所有的铁疙瘩给弄瘫痪。”莱耶斯说着恶毒的话,却乐不可支地笑了起来。


金发指挥官总算从沮丧中挣脱了,但表情依然像一个十七岁的,第一次尝试精心策划礼物、恋爱中的少年。


“你是想我再安慰你吗?”莱耶斯说,“我可说不来漂亮话的。”


金发指挥官伸出手,认认真真地从对方那里要来了一个拥抱。“不用了。”他咕哝,“……真的不用。”


于是接下来的时间里,他们就这样并排坐在桌上,看着烤箱,等着它把蛋糕给烤好。烤箱里的颜色是温暖的橘黄。


外头的雪开始下大了,但是没有人在意这件事,没有人。


 


 


FIN


 


 



[OW/麦藏]雨季

Chanilla:

※短篇 ※OOC可能 ※两人在希腊休假的插曲


#麦藏#Mccree / Hanzo #McHanzo


【这篇大约已经是去年写的东西了,在这边把手稿打一打丢上来,我已经有点忘了是在怎样的情景下写出来的,我自己是挺喜欢的】



外面下起了雨。


麦克雷翻了翻身,没有被雨声给吵醒的迹象。


但渐渐地这场雨越下越大,不时伴随着一阵又一阵轰隆隆雷响,雨下得又大又猛,像要把希腊一整年的雨给一次下完般,事实上现在正是十月后旬,雨季无声又迅速的悄悄到来,一下便是好几天甚至一周。


牛仔不耐烦的翻身,这次他把床被的边角扯到遮住头的位置,想要借此隔绝雨声对好梦的影响。过了一会儿,雨声仍然持续下着并且毫不留情的穿透那薄得毫无隔音效果的被子。


终于,牛仔受不了,带着满满的咕哝抱怨,不情愿的坐了起来,打个大呵欠,瞄了挂在墙上的时钟一眼。


下午一时。


当他撑着感觉还是没睡饱的身体准备下床找衣服穿时——手撑的位置是空的,他很确定昨晚那人睡在他的左侧,如今现在那个位置只留下一处看得出曾有人躺在那里的痕迹。


麦克雷用还有些迟钝的脑袋盯着那个凹陷思考半晌,改用是肉身的右手确认般的抚着床单上的皱褶,射手的体温早已散去,留下潮湿空气溽湿了床单有些黏腻的触感,可见牛仔醒来前左边已经空着了好些时候。


没有急着继续找寻射手的踪影,他先从放在床头的烟盒里敲出了根烟,点了烟缓缓地吞吐着烟雾,来回好几次,现在牛仔有些浑沌的脑袋终于清醒了点,牛仔环视了一遍他们在希腊的某座小岛短期度假所租的公寓,空气中淡淡的散布着壁纸遇潮散发出的霉味和昨天牛仔喝剩的啤酒东倒西歪散发出的酵臭味,他在找射手任何留下的踪迹:


门前的鞋子——不在,昨天脱下的衣服——不在,半藏的弓与箭袋——仍然在墙上挂着。


又再看了一次时钟,一时五分。


麦克雷干脆的捻熄了烟,用力地抓了一把睡得杂乱的头发,下床一边用着慢吞吞的速度扣着衬衫,一边思考半藏可能去的地方,费了一番功夫,牛仔终于穿上了皱巴巴的单宁裤,扣完最后遗漏的一颗钮扣。支手用遥控器打开了公寓半坏的电视转到气象播报的频道,气象播报里的主播像是也被这阴郁的天气给感染,主播的脸跟口气感觉相当悲惨、有气无力的宣称著爱琴海沿海地区从今天起将会持续好几天的降雨,要沿海居民特别注意气候的变化。


牛仔才想起来昨天跟射手在港口的餐厅用晚餐的对话,不太喜欢的希腊沙拉和多的可以堆成座小山的炸沙丁鱼占据了麦克雷大部分的记忆,不过他仍然记得在他嚼着没什么味道沙拉时,半藏告诉麦克雷明天开始会连续下好几天的大雨,他会出去买一些能够撑过这几天的食物,毕竟连下好几天的暴雨想必港口街上的商店餐馆都不会有人想要营业,像是在有些抱怨的口气讲着假期剩下不到两周却遇上了雨季等等的话。这下牛仔知道射手去哪了。


雨比刚才又大了一些,雨水打到地面的声音已经到刺耳的程度,麦克雷不对劲的眉毛跳了一下,昨天回公寓路上顺手买的伞还在伞桶里,一把...两把......他的日本人出去竟然会忘记带伞,这下可真稀奇了。


没有多想,麦克雷拾起他丢在地上的宽沿氊帽,又点了根烟,就这样带着两把伞出去了。




很不幸的他们挑了错误的时机来到爱琴海旅行,竟凑巧撞上希腊一年中短暂的雨季,说是下雨还真有些太委婉。


「这简直是暴风雨呐。」麦克雷在踏出公寓前,足足盯着街上大约有半个手掌深的积水好几分钟,有点伤脑筋。


沿途牛仔撑着伞在暴雨中悠闲的像在散步,他偶尔停下来看着街道两旁的家户不断地来回把家中积水往外倒,一边忙碌地进进出出,一边哇啦哇啦说着牛仔听不懂的希腊语,像是在抱怨着老天爷怎么这么不留情、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之类的话,直到牛仔看腻了希腊人民们对突然其来的气候的夸张反应后,牛仔又拿着伞直直地朝着港口的方向前进。


麦克雷走了一会,两侧的住家开始稀少,取而代之的是渐渐浓密的树林,往商店聚集的港口还剩好一段路,左手边就是爱琴海,牛仔停了下来像歇息般又点了根烟,静静的站在提岸边上看着远处南方伯罗奔尼撒半岛的上空,也是一片乌云密布,不时还有轰隆雷声远远地传来,以及天边稍纵即逝的闪电有一下没一下地把天际染成青白的颜色。


牛仔低头看了右腕内的复古石英表。


一时五十四分。


丢开了抽不到一半的香烟,他还有一小段路要走才会到港口。





当麦克雷看到岛田时,射手正站在肉铺里和肉铺老板用英语闲聊着,手上抱着两袋用牛皮纸袋装的食物杂货,穿着身浅灰的连帽长袖T恤、黑色卡其裤的裤管下缘湿了一小片。


看到麦克雷拿着伞来接自己时,半藏的表情有些意外,其中更纾了一口气。射手很快地向肉铺老板道谢,在转身准备接过牛仔撑开递过来的伞时,射手愣住了。


——这把伞的正中央破了一个大洞。


两个人有些尴尬地对看,两把有一把是瑕疵品,换句话说只有一把是完好的,而那把完好的伞很运气的正是牛仔现在手上撑着的这把伞,谁都没想到要检查昨天回公寓顺手买的那两把伞是否完整,这下可好了。


两个肩宽体魄的大男人撑着一把伞走在下着暴雨的街上,怎么想都相当别扭又好笑,顾虑着可能装着食物杂货的纸袋可能会被雨水淋湿而破掉,射手提议着要不要再去昨天买伞的杂货店,再买一把伞。


可牛仔撑着伞从街的另一头无功而返的走了回来,脸上尽写着无奈。跟预料中的一样,这座小岛的店家已经开始一个一个为了躲避暴风雨而停止营业,连射手刚才待的肉店也挂上了停止营业的牌子,看来他们真的只能一起撑一把伞了。


岛田很认真的开始思考该怎么样才能最低限度的破坏纸袋,尽可能的保持着纸袋的完整直到回到公寓,他不想要在走回公寓的半途上袋子破掉,两个人狼狈地在大雨之中捡着散落一地的东西。


当射手脑中模拟了好几种撑伞的方案时,麦克雷只是将思考中的射手手里其中一袋纸袋拎了过去,亲密地搂住了射手的腰,牛仔撑开伞作势往已经密如渔网的大雨中踏入,两人撑伞的姿势就像对热恋中的情侣。


「杰西。」半藏很无奈的提醒道,虽然店家都关了,可这不代表街上空无一人。


「甜心,你出门不叫醒我就算了,我现在好饿啊,我们赶快回去好不好?」麦克雷没有因此停下脚步,用着央求的口气,搭在半藏腰间的手又更收紧了些,生怕雨会淋到射手。


半藏没有反驳,默默地任着麦克雷搂着自己。


「我们下次别再来这座岛了。」


「怎么,你不喜欢吗?甜心。」


「食物不好吃,天气又冷的不像是在地中海的国家。」射手细数着这里所遭遇的所有不顺。


「我以为只有我不喜欢昨天的晚餐呢。」麦克雷打趣地说着


「这世界上会跟店家直接抱怨食物不好吃大概也只有你这个人才办的到。」


「噢,甜心,你的世界也太小了吧?」


「是、是,小的只剩————」


你。




希腊的雨季正在到来,雨中的两人有说有笑,大部分都是那名戴着帽子的男人在笑,比较矮的男人则时不时抬起头看着笑得玩世不恭的另一个人。


走到人烟稀少的路上后,牛仔低下头趁对方不及防备时吻了射手,深深的吻了好久好久。


就在这雨季之中。




完。

【Mchanzo】【完结】Hang The Fool【第二十章】

Lost in Translation:

写在前面:


HTF第二十章


盛宴终有落幕时。


因为又被敏感词了,所以又是久违的图片大法【


===


Part 1


Part 2


Part 3


Part 4


Part 5


END




个人后记


那么,我们番外再见。

关于暗影守望的一切/新皮肤的一点脑洞

莉莉安的冬天:

--震惊———暗影守望居然是家xxx店
--麦麦x小加x源氏
--欢脱风,ooc 私设如山
【初见 】

“你要死,还是和我走”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那个戴着黑色针织帽的拉丁美裔男人,高大,脸上有几道细小的疤,黑色紧身制服中露出几块面积不大的黑色板巧样的肤色 。

麦克雷理在选择了和他走。他从地上有些吃力的站了起来,拍了拍沾染上不少干涸的血和灰尘硝烟的手。

他跟着他走。

路边停着一辆黑色宾利,他们一起上了车。

66号公路正在夏日阳光中死去,一切都滚滚热浪中恹恹的残喘。路边红色理石砌上了一层厚厚的灰筠,而麦克雷和那位男人正穿过这一切。

没有开窗,几天前的他,一正拿着几瓶还未陷入夏日折磨的啤酒混在那群死局帮的混球中,开着改造破旧的敞篷车,冲击在热浪中。

他不知道他叫什么,他不想问,也不敢问。

车里开了空调,将一层层卷席而来的热浪拒于门外。

他也该是如此吧。

后来他才知道他叫莱耶斯,加布里尔·莱耶斯。

是个不错的人。

【暗影守望是家咖啡店】

“你没告诉我你还没成年”

“那你也没告诉我,暗影守望是家咖啡店,还是主题咖啡店,这简直蠢到爆好吗”

麦克雷刷盘子的力度又大了一点,上面残留着纽约芝士的残渣,吃它的是一位小姑娘,扎着两个小辫子。

“你不能喝酒”莱耶斯摆弄着手中的骨瓷杯。

麦克雷重重的把盘子沥干后放回架子上。

“所以呢,我是不会喝你做的咖啡的”

“你喝牛奶,8号桌,两杯美式”

“滚吧”他抽出了端盘,把两杯咖啡放在上面,莱耶斯的拉花很好看,是两只乌鸦。

所以为什么暗影守望是家咖啡店,莱耶斯给他的解释是,现在是和平年代了,需要出动的时间很少,而且你没成年,不能和我出去干事。

所以,那为什么是家咖啡店。

莱耶斯说了,他觉得搞咖啡拉花和用霰弹枪的手感差不多。

麦克雷说你放屁吧,你就是喜欢吃甜品,每次前台都会少几块蛋糕,草莓奶油失踪频率最高。

莱耶斯不说话了。

【制服】

“所以为什么要全黑啊,反正都是主题咖啡厅了,我就不能搞个牛仔专线服务吗”

莱耶斯在一边看着他,没说话。

麦克雷扯着自己的领子和他说,起码给我搞个红披风可以?

“滚”

“求求你了那不要紧身裤可以吗”

“不可以”

第二天,莱耶斯给麦克雷买了一双带马刺的马丁靴,全黑的。

【源氏】

两年多过去了,麦克雷和莱耶斯去出了几次任务才知道,原来暗影守望是真的,不是咖啡店。

莱耶斯开着第一次看到麦克雷时的那辆宾利,他出任务都不开这辆。

“我们去接个新人”

莱耶斯这么说。

麦克雷没想到对方是个半机械人,左半边裸露在外,身上泛着带有侵略意味的红光和他的人造虹膜是一个颜色。

“你好,我是麦克雷,你可以叫我杰西,我旁边的这位是莱耶斯,你可以叫他小加”

然后麦克雷就被吃了一记手刀。

好吧,那是莫里森长官才能叫的。

“你看了条例,同意加入暗影守望了吗”

“嗯”源氏轻轻的应和。他的眼睛始终是一片不流动的红色。

“搞什么啊为什么我当初进是没有条例的”

麦克雷又被吃了一记手刀。

源氏略带同情的看着他,然后又转变为一种不易察觉的,大概是笑。

“好的,上车吧”

【咖啡店新人】

“你连盘子都不会洗??”麦克雷看着源氏打破的第七个盘子在地上粉碎。

“你没告诉我暗影守望是家咖啡店”他的语气有点委屈,像只没有毛线球玩的小奶猫。

“你不是看条例了吗”现在换麦克雷幸灾乐祸。

“一共76张,我根本就不想看,我要是我不加入暗影守望,齐格勒博士就天天拿我做实验,还给我的躯体变颜色,有一次变成了紫色”

“你知道的,那种我哥那种纯gay都不太会用的,紫色”

【公寓】

“我们这公寓有点小,因为莱耶斯经常乱扔枪而且把刚做的蛋糕吃没,没经费”

“不过说起来,最近草莓奶油蛋糕消失的频率更高了”

麦克雷开门的时候例行的碎碎念,不过这一次有人听了,以前莱耶斯也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