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原来的正宫

刻薄也丧

[OW/麦藏]雨季

Chanilla:

※短篇 ※OOC可能 ※两人在希腊休假的插曲


#麦藏#Mccree / Hanzo #McHanzo


【这篇大约已经是去年写的东西了,在这边把手稿打一打丢上来,我已经有点忘了是在怎样的情景下写出来的,我自己是挺喜欢的】



外面下起了雨。


麦克雷翻了翻身,没有被雨声给吵醒的迹象。


但渐渐地这场雨越下越大,不时伴随着一阵又一阵轰隆隆雷响,雨下得又大又猛,像要把希腊一整年的雨给一次下完般,事实上现在正是十月后旬,雨季无声又迅速的悄悄到来,一下便是好几天甚至一周。


牛仔不耐烦的翻身,这次他把床被的边角扯到遮住头的位置,想要借此隔绝雨声对好梦的影响。过了一会儿,雨声仍然持续下着并且毫不留情的穿透那薄得毫无隔音效果的被子。


终于,牛仔受不了,带着满满的咕哝抱怨,不情愿的坐了起来,打个大呵欠,瞄了挂在墙上的时钟一眼。


下午一时。


当他撑着感觉还是没睡饱的身体准备下床找衣服穿时——手撑的位置是空的,他很确定昨晚那人睡在他的左侧,如今现在那个位置只留下一处看得出曾有人躺在那里的痕迹。


麦克雷用还有些迟钝的脑袋盯着那个凹陷思考半晌,改用是肉身的右手确认般的抚着床单上的皱褶,射手的体温早已散去,留下潮湿空气溽湿了床单有些黏腻的触感,可见牛仔醒来前左边已经空着了好些时候。


没有急着继续找寻射手的踪影,他先从放在床头的烟盒里敲出了根烟,点了烟缓缓地吞吐着烟雾,来回好几次,现在牛仔有些浑沌的脑袋终于清醒了点,牛仔环视了一遍他们在希腊的某座小岛短期度假所租的公寓,空气中淡淡的散布着壁纸遇潮散发出的霉味和昨天牛仔喝剩的啤酒东倒西歪散发出的酵臭味,他在找射手任何留下的踪迹:


门前的鞋子——不在,昨天脱下的衣服——不在,半藏的弓与箭袋——仍然在墙上挂着。


又再看了一次时钟,一时五分。


麦克雷干脆的捻熄了烟,用力地抓了一把睡得杂乱的头发,下床一边用着慢吞吞的速度扣着衬衫,一边思考半藏可能去的地方,费了一番功夫,牛仔终于穿上了皱巴巴的单宁裤,扣完最后遗漏的一颗钮扣。支手用遥控器打开了公寓半坏的电视转到气象播报的频道,气象播报里的主播像是也被这阴郁的天气给感染,主播的脸跟口气感觉相当悲惨、有气无力的宣称著爱琴海沿海地区从今天起将会持续好几天的降雨,要沿海居民特别注意气候的变化。


牛仔才想起来昨天跟射手在港口的餐厅用晚餐的对话,不太喜欢的希腊沙拉和多的可以堆成座小山的炸沙丁鱼占据了麦克雷大部分的记忆,不过他仍然记得在他嚼着没什么味道沙拉时,半藏告诉麦克雷明天开始会连续下好几天的大雨,他会出去买一些能够撑过这几天的食物,毕竟连下好几天的暴雨想必港口街上的商店餐馆都不会有人想要营业,像是在有些抱怨的口气讲着假期剩下不到两周却遇上了雨季等等的话。这下牛仔知道射手去哪了。


雨比刚才又大了一些,雨水打到地面的声音已经到刺耳的程度,麦克雷不对劲的眉毛跳了一下,昨天回公寓路上顺手买的伞还在伞桶里,一把...两把......他的日本人出去竟然会忘记带伞,这下可真稀奇了。


没有多想,麦克雷拾起他丢在地上的宽沿氊帽,又点了根烟,就这样带着两把伞出去了。




很不幸的他们挑了错误的时机来到爱琴海旅行,竟凑巧撞上希腊一年中短暂的雨季,说是下雨还真有些太委婉。


「这简直是暴风雨呐。」麦克雷在踏出公寓前,足足盯着街上大约有半个手掌深的积水好几分钟,有点伤脑筋。


沿途牛仔撑着伞在暴雨中悠闲的像在散步,他偶尔停下来看着街道两旁的家户不断地来回把家中积水往外倒,一边忙碌地进进出出,一边哇啦哇啦说着牛仔听不懂的希腊语,像是在抱怨着老天爷怎么这么不留情、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之类的话,直到牛仔看腻了希腊人民们对突然其来的气候的夸张反应后,牛仔又拿着伞直直地朝着港口的方向前进。


麦克雷走了一会,两侧的住家开始稀少,取而代之的是渐渐浓密的树林,往商店聚集的港口还剩好一段路,左手边就是爱琴海,牛仔停了下来像歇息般又点了根烟,静静的站在提岸边上看着远处南方伯罗奔尼撒半岛的上空,也是一片乌云密布,不时还有轰隆雷声远远地传来,以及天边稍纵即逝的闪电有一下没一下地把天际染成青白的颜色。


牛仔低头看了右腕内的复古石英表。


一时五十四分。


丢开了抽不到一半的香烟,他还有一小段路要走才会到港口。





当麦克雷看到岛田时,射手正站在肉铺里和肉铺老板用英语闲聊着,手上抱着两袋用牛皮纸袋装的食物杂货,穿着身浅灰的连帽长袖T恤、黑色卡其裤的裤管下缘湿了一小片。


看到麦克雷拿着伞来接自己时,半藏的表情有些意外,其中更纾了一口气。射手很快地向肉铺老板道谢,在转身准备接过牛仔撑开递过来的伞时,射手愣住了。


——这把伞的正中央破了一个大洞。


两个人有些尴尬地对看,两把有一把是瑕疵品,换句话说只有一把是完好的,而那把完好的伞很运气的正是牛仔现在手上撑着的这把伞,谁都没想到要检查昨天回公寓顺手买的那两把伞是否完整,这下可好了。


两个肩宽体魄的大男人撑着一把伞走在下着暴雨的街上,怎么想都相当别扭又好笑,顾虑着可能装着食物杂货的纸袋可能会被雨水淋湿而破掉,射手提议着要不要再去昨天买伞的杂货店,再买一把伞。


可牛仔撑着伞从街的另一头无功而返的走了回来,脸上尽写着无奈。跟预料中的一样,这座小岛的店家已经开始一个一个为了躲避暴风雨而停止营业,连射手刚才待的肉店也挂上了停止营业的牌子,看来他们真的只能一起撑一把伞了。


岛田很认真的开始思考该怎么样才能最低限度的破坏纸袋,尽可能的保持着纸袋的完整直到回到公寓,他不想要在走回公寓的半途上袋子破掉,两个人狼狈地在大雨之中捡着散落一地的东西。


当射手脑中模拟了好几种撑伞的方案时,麦克雷只是将思考中的射手手里其中一袋纸袋拎了过去,亲密地搂住了射手的腰,牛仔撑开伞作势往已经密如渔网的大雨中踏入,两人撑伞的姿势就像对热恋中的情侣。


「杰西。」半藏很无奈的提醒道,虽然店家都关了,可这不代表街上空无一人。


「甜心,你出门不叫醒我就算了,我现在好饿啊,我们赶快回去好不好?」麦克雷没有因此停下脚步,用着央求的口气,搭在半藏腰间的手又更收紧了些,生怕雨会淋到射手。


半藏没有反驳,默默地任着麦克雷搂着自己。


「我们下次别再来这座岛了。」


「怎么,你不喜欢吗?甜心。」


「食物不好吃,天气又冷的不像是在地中海的国家。」射手细数着这里所遭遇的所有不顺。


「我以为只有我不喜欢昨天的晚餐呢。」麦克雷打趣地说着


「这世界上会跟店家直接抱怨食物不好吃大概也只有你这个人才办的到。」


「噢,甜心,你的世界也太小了吧?」


「是、是,小的只剩————」


你。




希腊的雨季正在到来,雨中的两人有说有笑,大部分都是那名戴着帽子的男人在笑,比较矮的男人则时不时抬起头看着笑得玩世不恭的另一个人。


走到人烟稀少的路上后,牛仔低下头趁对方不及防备时吻了射手,深深的吻了好久好久。


就在这雨季之中。




完。

评论

热度(50)

  1. 还是原来的正宫Chanill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