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原来的正宫

刻薄也丧

关于暗影守望的一切/新皮肤的一点脑洞

莉莉安的冬天:

--震惊———暗影守望居然是家xxx店
--麦麦x小加x源氏
--欢脱风,ooc 私设如山
【初见 】

“你要死,还是和我走”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那个戴着黑色针织帽的拉丁美裔男人,高大,脸上有几道细小的疤,黑色紧身制服中露出几块面积不大的黑色板巧样的肤色 。

麦克雷理在选择了和他走。他从地上有些吃力的站了起来,拍了拍沾染上不少干涸的血和灰尘硝烟的手。

他跟着他走。

路边停着一辆黑色宾利,他们一起上了车。

66号公路正在夏日阳光中死去,一切都滚滚热浪中恹恹的残喘。路边红色理石砌上了一层厚厚的灰筠,而麦克雷和那位男人正穿过这一切。

没有开窗,几天前的他,一正拿着几瓶还未陷入夏日折磨的啤酒混在那群死局帮的混球中,开着改造破旧的敞篷车,冲击在热浪中。

他不知道他叫什么,他不想问,也不敢问。

车里开了空调,将一层层卷席而来的热浪拒于门外。

他也该是如此吧。

后来他才知道他叫莱耶斯,加布里尔·莱耶斯。

是个不错的人。

【暗影守望是家咖啡店】

“你没告诉我你还没成年”

“那你也没告诉我,暗影守望是家咖啡店,还是主题咖啡店,这简直蠢到爆好吗”

麦克雷刷盘子的力度又大了一点,上面残留着纽约芝士的残渣,吃它的是一位小姑娘,扎着两个小辫子。

“你不能喝酒”莱耶斯摆弄着手中的骨瓷杯。

麦克雷重重的把盘子沥干后放回架子上。

“所以呢,我是不会喝你做的咖啡的”

“你喝牛奶,8号桌,两杯美式”

“滚吧”他抽出了端盘,把两杯咖啡放在上面,莱耶斯的拉花很好看,是两只乌鸦。

所以为什么暗影守望是家咖啡店,莱耶斯给他的解释是,现在是和平年代了,需要出动的时间很少,而且你没成年,不能和我出去干事。

所以,那为什么是家咖啡店。

莱耶斯说了,他觉得搞咖啡拉花和用霰弹枪的手感差不多。

麦克雷说你放屁吧,你就是喜欢吃甜品,每次前台都会少几块蛋糕,草莓奶油失踪频率最高。

莱耶斯不说话了。

【制服】

“所以为什么要全黑啊,反正都是主题咖啡厅了,我就不能搞个牛仔专线服务吗”

莱耶斯在一边看着他,没说话。

麦克雷扯着自己的领子和他说,起码给我搞个红披风可以?

“滚”

“求求你了那不要紧身裤可以吗”

“不可以”

第二天,莱耶斯给麦克雷买了一双带马刺的马丁靴,全黑的。

【源氏】

两年多过去了,麦克雷和莱耶斯去出了几次任务才知道,原来暗影守望是真的,不是咖啡店。

莱耶斯开着第一次看到麦克雷时的那辆宾利,他出任务都不开这辆。

“我们去接个新人”

莱耶斯这么说。

麦克雷没想到对方是个半机械人,左半边裸露在外,身上泛着带有侵略意味的红光和他的人造虹膜是一个颜色。

“你好,我是麦克雷,你可以叫我杰西,我旁边的这位是莱耶斯,你可以叫他小加”

然后麦克雷就被吃了一记手刀。

好吧,那是莫里森长官才能叫的。

“你看了条例,同意加入暗影守望了吗”

“嗯”源氏轻轻的应和。他的眼睛始终是一片不流动的红色。

“搞什么啊为什么我当初进是没有条例的”

麦克雷又被吃了一记手刀。

源氏略带同情的看着他,然后又转变为一种不易察觉的,大概是笑。

“好的,上车吧”

【咖啡店新人】

“你连盘子都不会洗??”麦克雷看着源氏打破的第七个盘子在地上粉碎。

“你没告诉我暗影守望是家咖啡店”他的语气有点委屈,像只没有毛线球玩的小奶猫。

“你不是看条例了吗”现在换麦克雷幸灾乐祸。

“一共76张,我根本就不想看,我要是我不加入暗影守望,齐格勒博士就天天拿我做实验,还给我的躯体变颜色,有一次变成了紫色”

“你知道的,那种我哥那种纯gay都不太会用的,紫色”

【公寓】

“我们这公寓有点小,因为莱耶斯经常乱扔枪而且把刚做的蛋糕吃没,没经费”

“不过说起来,最近草莓奶油蛋糕消失的频率更高了”

麦克雷开门的时候例行的碎碎念,不过这一次有人听了,以前莱耶斯也不在。

评论

热度(68)

  1. 还是原来的正宫莉莉安的冬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