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原来的正宫

刻薄也丧

【獒龙】通吃 1

哎呀可爱极了

叶绿素:



老爷子把帮会交给张继科以后,没过多久就撒手人寰了。


他交代的不多,连银行卡密码都没来得及说。


张继科心里骂了一句艹,回头看肖战和陈玘齐刷刷站在他身后,陈玘怀里还抱着一只猫。


猫长得挺凶,一点都不乖,不怎么爱搭理人,还有一个特霸气的名字叫tiger。


张继科操着一口青岛味十足的英文喊它“泰哥儿”,猫咪一爪子过去,差点挠破他自封为保三争一的好皮相。


肖战不怎么喜欢猫。


泰哥第一次见肖战,喵呜一声,脚一蹬,从陈玘怀里往前一跳,直直扑到肖战光滑的头顶,端着两只爪子卧好不动。


肖战目瞪口呆,拧了下眉头,一句mmp噎在喉咙。


“师傅,你这顶猫帽挺时尚的。”张继科对他竖起拇指。


“……是啊,冬天来了,暖和。”


肖战头顶泰哥,小心翼翼地找了把椅子坐下来。


“老头子挂了,我们现在怎么办?”张继科问。


“还能怎么办,继续撸猫呗。”陈玘说。


“玘子你快把你这猫拿开,我脑阔疼。”肖战轮刮眼眶做起了眼保健操。


陈玘一边把猫抱回来一边说:“现在是法治社会,搞什么黑/社会,打打杀杀不如回家撸猫。”


撸猫撸猫,一天到晚就知道撸猫!


张继科翻个白眼,这帮会吃枣药丸。




张继科刚入帮的时候斥四位数的巨资晒了一身黑皮,他抽烟纹身打架一刀下去剁掉五个指头,桌子一拍身后百来号小弟纷纷躁起来,肩膀抖一抖,地上摇三摇,一看就知道是个很坏很坏的社会哥,唯一的弱点是喝酒不行,一喝就上脸,一醉就尬诗。


结果到最后,梦想成真的只有最后三句话,其他都是不存在的。




肖战每周末去青少年培训班教小姑娘打乒乓球,不用成天对着手下一群死小孩,笑得那叫一个春风得意喜气洋洋,发展事业和感情的第二春,心情有多愉悦脑袋就有多秃亮。


陈玘开了个账号直播撸猫,不时发发猫片,竟也成了人气不俗的up主。


这世道真是不好了,对着镜头抽抽烟撸撸猫都能赚钱。张继科生无可恋。


陈玘说,也不全是,主要还是猫主人长得帅,对小姑娘口味。


张继科心想,他哥这身形发福的“金陵美少年”都能变网红,以他这保三争一的颜值,买条狗回来搞个直播唱唱歌,说不定也能做个当红宠物博主和唱见up。


张继科出门前,陈玘在房间里扯着嗓子嚷嚷,叫他顺便买两袋猫粮回来。


张继科问他:“哥,买回来给报销嘛?”


陈玘抱着泰哥走出房间盯着他看:“你说啥?”


张继科摇头:“没啥没啥,我去去就回。”


他不害怕,他不怂。






小区出门左转两个十字路口有一家宠物店。


张继科走到一半被人拦了下来,是个生面口的jing察小哥,人长得挺高大,眼角略微下垂,抬眼看人的时候像是要翻白眼。


小哥看看他裤兜。


“裤子里鼓鼓的是什么玩意?”


张继科眉毛一挑:“小兄弟长得霸气,天生的我也没办法哇。”


小哥朝他翻了个白眼。


“你兄弟挺别致啊,长裤兜里呢?给我掏出来瞧瞧!”


张继科只好伸手插兜里往外翻,掏出来一个爱疯7一个充电宝,还有一把伸缩小刀。


“阿sir,我出门买猫粮而已,这也犯法哦?”


小哥一把夺过那把小刀握在手里掂了掂。


“你给我说说这什么玩意!”


张继科有些无奈:“阿sir,你按一下手柄底部那个按钮。”


小哥半信半疑,把小刀翻了个面,照着那个红色凸起的小按钮按下去,手柄里瞬间弹出来一块细长的薄胶片,上面还有一只假蟑螂。


小哥手一松,玩具小刀掉到了地上。


“我靠!你神经病啊!”


张继科咧开嘴角笑了一会,然后耷拉着眼皮站在路边听他骂了五分钟的娘。


小哥骂骂咧咧的往外走,嘴里还念着妈的我从没见过比我师兄还要恶趣味的人!






张继科走进宠物店,店里只有他一个顾客。


林高远正蹲在笼子前给狗崽们喂食。


“科哥,买猫粮呢?”


张继科点点头,又说:“还想买条狗。”


林高远领他到笼子边上挑选。


张继科想要养只大的,一来是可以帮忙看家,二来是带出去遛弯比较威风。


张继科在店里看了一圈,犯起了选择困难症。


他对林高远说:“你给我推荐几个呗。”


林高远指了指趴在笼子边喝水的德牧。


“科哥,不如就这只吧,聪明又听话,还不会乱叫!”林高远杨开嘴角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像只狡黠的兔子。“而且它也叫科科!”


“……谁起的名字啊,如果是我就叫它道哥算了。”


张继科想,跟条狗重名好像哪儿不太对。




林高远把“科科”从笼子里放出来。


那条德牧皮毛黑亮黑亮的,站起来有半个成年男人那么高,大耳朵竖起来,看上去很是机灵敏锐。


张继科拿着个塑料球逗它,它猛地往上一扑,张大嘴巴一口把那塑料球叼走了。


“害怕。”张继科情不自禁吐出俩字。“不行不行,好吓人这个!”


林高远看他一米八的汉子缩着肩膀抱着手臂,摇头晃脑颤抖着低音炮说害怕的样子,瞬间觉得黑/社会大哥的人设正一点点崩塌,碎成渣渣,秒成灰。


张继科挠挠后脑勺,定了定神:“诶你们这里有没有那种……白白的圆圆的小小的……”




他话没说完,背着双肩包的青年抱着一只小白狗从外面走进来。


林高远喊一声:“龙哥你回来啦!”


张继科扭过头去看,见来人一张白白净净的脸,可能是刚运动完,脸蛋儿红扑扑的,鼻尖挂着一滴汗,脖子上一个硕大的蚊子包,在白皙的皮肤上红得发亮。


张继科又开始情不自禁。


他指了指来人,说:“就像他那样,白白圆圆的。”


“……昂?”白面青年歪歪头,满脸疑惑。他怀里的小白狗也跟着晃晃脑袋。


林高远有些为难地看着他,并小声提醒:“科哥,那是我们店长,不卖。”



评论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