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原来的正宫

很好

【毒埃】Pussy(NC-17/多play)修正版全文

Akira:

◆黄暴版文案:
Venom把Eddie用巨多play【哔——】到渣都不剩。

◆一句话文案:
一个从平凡的共生到超然于一切的心意相通的故事。

◆哲理版文案:
即使在果壳中,人类也是无限宇宙之王。
有了Venom的Eddie,便确实如此了。


 


发了2个小时结果被屏了 ,此为重发


关于这个标题的解释,除了“怂包”以外,都放在链接的note里,不敢发在这边,被屏可能就是这个原因。


昨天分P发都能收到你们的喜欢很开心~今天修了文,主要是细节和隐喻的语句,AO3也注册好了,于是就发在上面,链接戳↓


11959字超长♂车


另附AO3食用指南:


链接进去以后点右上角的【proceed】,意为你同意阅读,然后就能吃啦!


食用过程中可能跳出来另一个界面,是新的条款声明,勾上下面的小框框然后点I agree即可。


 

【毒埃/PWP】如何向Venom科普人类生理知识(6k字触手play/公共场合play?)

不正不正君:

*Summary:对人类生理机能充满好奇的Venom以及循(yu)循(ju)善(huan)诱(ying)的Eddie早起日常+后文公共场合短暂play


*私设共生体在宿主身上是有和宿主相似温度的,只有剥离开才会冰凉(就是热热的x起来才爽嘛


*对不起姐妹们,我控制不住我产毒埃蠢蠢欲动的手,这对x起来太舒服了


 


————正文开启————


 


  「这是什么?」


 


  当Eddie马上就要把牙刷递到嘴里的时候,体内传来的一声低嘶暂时滞住了他下一秒的动作。共生体分支出的nian液在他的下半身看似集聚也不太像,因为它们只是看起来有点疑惑地包裹着Eddie每天早上很自然凸起的裤裆处。


 


  然后Eddie没打算理会他,今天早上他发现自己的嘴唇好像肿了,反正他在镜子里观察现在的自己他确实发现这个了,他的下唇红得发紫,所以他没怎么把Venom现在向他提出的这个幼稚的疑问放在心上——对于Eddie来说这个问题当然幼稚且简单到极点了,没有哪个男人没有经历过什么晨bo。


 


  「我昨天晚上只是舔了舔它们,然后它们肿了,」显然可以和他共享思绪和思考路径的Venom察觉到Eddie正在对他一会儿就要带着这个发肿的嘴唇去面试纽约时报记者岗位而担忧,所以他像是很不经意地解释了一下,最后跟上了一句追问,「这是什么?」


 


  Venom用分支出的nian液稍微用力攥了攥那块奇怪的凸起,看起来不那么正常,所以他没有太用力。透过内裤的布料Eddie能感觉到Venom触手上携带着的自己的体温,大概还要比自己的体温要稍微烫一些。


 


  “你舔了我的嘴唇,”Eddie重复着把递在嘴旁的牙刷放了下去,盯着镜子里似乎团绕着他的裤裆但又没有覆盖上去的那团黑色nian液提起了语调,“你把它们弄成这样,我该怎么去面试?”


 


「我没想到会这样。」显然Venom这句话的语气没有任何抱歉的意思,当然Eddie也从来没从Venom犯错后的任何时候听出他这种接近嘶吼的声音里有什么歉意,「你如果再不回答我的问题,我就把它当做食物了。奇怪的是我之前居然一直没发现你身上有这个,你都在什么时候让它出——」


 


  “闭嘴,闭嘴。”他开始意识到他今天算是必须要回答Venom这样的问题了,从他发现Venom决定吃掉一颗人头就一定会把它吃干抹净的决心开始他无比相信刚才这家伙说的那句话,“你如果敢吃掉它,我现在就让你滚蛋。”


 


  「哦,它很重要。」


 


  下一秒突然温热的触感让Eddie迅速把目光下移,黑色的nian液开始包围他的内裤边缘然后用力向下拉扯。Eddie下意识用他抓着牙刷的那只手去阻拦那个,尽管晨bo维持到现在已经有点疲ruan,但他可不太想被Venom发现那个东西——平常他赤裸身子冲澡什么的时候他确实没让Venom见到过它硬起来。


 


6k字AO3就是要赤鸡的上车!记得点proceed吼




FIN.




毒埃真香呜呜呜……这种随时随地就可以干起来的感觉可真是太妙了……

摘纪录:

如果把人生的苦难和幸福分置天平两端,苦难体积庞大,幸福可能只是一块小小的矿石;但指针一定要向幸福这一侧倾斜,因为它有生命的黄金。
——《提醒幸福》毕淑敏


感谢推荐

【虫铁】【双黑】【PWP】【NC-20】Father

M

比哈特的马大哒: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最近磕过的最辣的虫铁肉!!!请给我更多啊啊啊啊啊!!!!我爱虫铁肉!!!!


凌风鹰R:



请各位乘客扶好站稳,列车即将超速……【详见评论链接】


【复仇者联盟3】复联幼儿园日常(二)

M

DUbai萨拉:

cp:锤基;盾冬;微幻红;微铁虫父子向


无脑小甜饼


——————————————————————


1.


拥有超能力的孩子依然是个孩子。


就比如,尽管三岁的邪神打个响指就能让他的餐盘多出花纹,他依然不会自己穿袜子。


好在饱经磨练的索尔早已对此驾轻就熟。他抓着弟弟嫩黄色的小短袜,一边服务,一边试图抓紧时间搞教育:


“你应该试试自己做,洛基,你应该自己穿袜子了。”


但是小男孩并没有要试一试的意思,他像耍赖的小水獭一样整个倒在他哥怀里,漫不经心地扑腾着两只胖脚丫,粉嘟嘟的脚趾头嚣张地踩在雷神石头一样坚硬的大腿上:


“我不会!”他对哥哥说,“我不会穿,这太难了!”


“但是巴基就会自己穿袜子,宝贝儿。你们天天在一块玩,你可以问问看他是怎么做的。”


洛基的嘴巴撅起来了。


而与此同时,别人家的孩子巴基也刚刚醒来。


比神智先清醒的往往是食欲。说不清是出于恶趣味还是其他什么目的,每天早上史蒂夫递给小巴基的温牛奶都是装在婴儿奶瓶里的。但如果你一定要为这个行为找一个理由,那其实也很容易——这样小孩半梦半醒间也不会把牛奶弄洒。他只要叼着就够了。


喂养一个幼年的冬日战士其实并不难,只要你别试图给他吃蔬菜。但对于坚持营养均衡的美国队长来说,这很难做到。有时候史蒂夫会苦中作乐的想,如果举行一个吃冰淇淋大赛,巴基一定是表现最好的孩子。


由于史蒂夫一直很会苦中作乐,所以他始终坚持认为巴基就是表现最好的孩子。


喝完牛奶的冬日战士也开始穿衣服了。没错,别人家的孩子巴基确实会自己穿衣服,但他并不自己穿。史蒂夫只是教会他,然后就开始情不自禁地到处炫耀了。


而今天早上史蒂夫还试图来一场“自己刷牙”小课堂。


低气压小魔王丝毫不买账。他坐在大理石台面上,背对着镜子,面朝着他的监护人,大眼睛因为尚未消退的睡意湿漉漉的。史蒂夫试图让巴基的小手抓住牙刷柄带动他一起体验一下刷牙的感觉——这丝毫不难,美国队长这么嘟囔,但小东西只是不断地把他的手挥开。


“但是洛基就会自己刷牙,宝贝儿,”相似的话语发生在了不同的房间,“你们天天在一块玩,你可以问问看他是怎么做的。”


说实在话,巴基其实从不因史蒂夫夸赞或者喜爱别的孩子而吃醋,但他很讨厌被比较。


他决定今天早饭前都不搭理洛基了。


很巧,洛基也是。


2.


孩子的决定有时候只能坚持到第三分钟末。


俗气爱攀比的家长——美国队长和雷神甚至都不知道这场矛盾曾经存在过,两个矛盾当事人就因为小蜘蛛一声尖叫把那什么决定抛在脑后了。


大人永远想不明白小萝卜头们为什么一聚到一起就开始拼命的推推搡搡、尖叫,大笑,奔跑,试图用自己的膝盖擦干净家里的每一寸地板。就像他们永远也搞不懂一块煮熟的胡萝卜有什么可怕的。


小奇异最近一直对把自己的伙伴突然传送到烹饪食物的锅具上方这个新游戏情有独钟,而被传送的孩子们对此表现不一。曼蒂斯显然是不喜欢的,她哭了。旺达和洛基也不喜欢,如果恶作剧降临在他们头上,三个小法师会立刻开始一场混战——是的,明明游戏只发生在两个人中间,但是第三个人无论在哪里,都会立刻跑过来兴致满满的加入战斗。


卡魔拉和巴基也不喜欢,但是小奇异不怎么招惹他们,因为这两个小伙伴偏爱近战,小法师颇招架不来。


但最诡异的是两个彼得,他们疯狂热爱这个危险的游戏。如果你在房间里听到彼得的尖叫声,无论是彼得奎尔还是彼得帕克,那通常都不是出于害怕,而是因为兴奋。他们跟洛基特别合拍,因为他们从不因恶作剧而生气。相反,他们乐于接受别人的恶作剧,并且想办法对朋友施展回去。


但洛基跟他们非常不合拍。因为洛基丝毫不喜欢别人对他恶作剧。小洛基喜欢的是看到别人气急败坏又无可奈何的样子,但他几乎没成功过。他跃跃欲试地去惹过旺达和卡魔拉,两个小姑娘把他揍哭了。


3.


保护欲过度的家长们通常并不参与孩子之间无伤大雅的小打小闹——毕竟他们之前一直觉得自己在睡着的时候都睁着一只眼睛看着这群小魔头呢。他们以为孩子们理应接触不到违禁品。并且在彼得们掉进锅里或者幻视嵌入天花板之前,监护人就能把这些小孩拎起来放回地上了。


但是就像你妈妈以为你关着卧室门是在写作业,强大的复仇者也逃不开一种名为“虽然我的孩子有时候有点熊但本质上还是萌萌的小猫咪搞不成什么大新闻”的家长滤镜。钢铁侠一直默默签着包括爆裂的水管、粉碎的灯具、摔落的玻璃门在内的等等账单,罗迪一次次把山姆缩小了的飞行装备还给他,娜塔莎经常忍不住在旺达使用魔法的时候出声叫好——尽管没有育儿经验的家长们持续吐槽、嫌弃、抱怨这些杀伤力堪比恐龙的超能力小孩,可他们也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去纵容着这些失去过生命又在重生过程中出了点差错的幼年同伴们。


但孩子们的好日子就快要结束了。


小刀事件后,可恶的监护人们开了一个紧急会议,会议围绕着当代幼年儿童到底多能闯祸展开,分别讨论了孩子们各自的问题(又名自己的崽多少要比别的孩子好一点攀比大赛)、亟待解决的问题、解决问题的方法等等内容,最终以小孩们一部分的玩耍时间要改为有计划的学习训练以使得小豆丁们能更好的控制自己的能力而结束。


期间火箭还提出了诸如“把他们关进笼子里”、“再嚎叫就给他们喝不加糖的莴苣汁”、“不听话就吊起来打”等等让人一听就心驰神往的美好建议,但是最终都被家长们纠结着放弃了。


其实主要问题还是出在三个小法师身上。以巴基、彼得、山姆为代表的孩子没了作案工具其实杀伤力不大,因为他们并不会真的用拳头殴打小伙伴,哪怕是三岁的小蜘蛛也不会用蛛丝把天花板黏下来砸人。孩子们只是没轻没重,他们不是要蓄意杀人。


但是如果不加控制,譬如小旺达发现就算她真的把幻视砸进天花板里,这个好脾气的小伙伴也不会受伤之后,她的没轻没重可能真的有一天会变成外人眼里的蓄意杀人。


有时候雷神会一遍一遍回忆洛基的上一个童年——他总是能在自己过去以为一片光明美好的岁月里发现一些疼痛的部分。他不知道曾经的洛基是在多小的时候意识到自己的魔法、自己的游戏甚至自己的社交方式是不受欢迎的,他一直以为洛基天生就是骄傲疏离的,是自视甚高的,是对别人并不在意也不屑理会的。


可直到他看见洛基处于一个“每个孩子都有点独一无二的特殊天赋”的社会环境下,他才发现他的弟弟尽管还是有点骄傲,有些敏感,但他并不缺乏真心接纳别人也被别人真心接纳的能力。


当洛基不再因为聪明而被恐惧、不再因为特殊而被排斥、不再因为忽视和偏心而困惑不解时,他就也只是个撒娇耍赖不愿自己穿袜子的小屁孩。


因此索尔这一次格外注意洛基建立的,除了他以外的社会关系,他不希望他弟弟再因非恶意的伤害而收到任何敌对与排斥了,他历经千辛万苦把他重新找回到这个不够好的世界,他希望洛基今后的生命只由光明和幸福组成。


4.


雷神当仁不让的承担了魔导师助教这个光荣的任务,而如果说主修武力系的雷神能当三个小法师的辅导员,王就是当仁不让的讲师了。


洛基和小斯蒂芬很快就表现出了他们在魔法上的优秀,而旺达——旺达很快谈起了她过家家般的恋爱(……)。


事情的起因其实是奎尔有一天下午在众伙伴面前单方面宣称自己是卡魔拉的男朋友。这使得卡魔拉一下子跃然于众儿童了——孩子们有小熊抱枕,有一冰箱的糖果冰淇淋,但是在此之前还没人有男朋友。当然他们之前也不知道男朋友是个什么东西,就连奎尔也是从浣熊那里听来了这句话。


但这不妨碍旺达也光速给自己找了个男朋友,她决定认真跟幻视谈恋爱——主要表现在幻视每天下午的份额糖果都归她了。


幻视对此倒是没有意见,他在更早之前就(因为旺达的武力值)对她言听计从了,但是他还有一个疑问:


“可是我还没有男朋友啊?”


小女巫一想也对,她认真给自己的男朋友出谋划策:“斯蒂芬和洛基就算了,他们太讨厌了——你可以去问问巴基,看看他愿不愿意成为你的男朋友啊。”


5.


不轻易拒绝别人是布鲁克林一枝花独有的温柔。


这股男朋友风很快蔓延到了巴基和幻视之间。当天午饭后他们三个就同进同出了。


下午的魔法小课堂,旺达的男朋友和旺达男朋友的男朋友一起送这位忍不住嘚瑟得边走边蹦的小姑娘去上课。


洛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在上课期间看到自己的好朋友还是让他很高兴,他冲巴基招手,叫他到自己身边来。


但是旺达挺着小肚子挡住了她男朋友的男朋友:“巴基现在跟我玩儿,”她对魔法课堂上的好学生洛基说,“他是幻视的男朋友了!”


邪神一下子就不高兴了。他心里充满了一股被背叛的愤怒。


“你怎么能当幻视的男朋友!你不跟我好了吗!”他质问不知所措的冬日战士。


“我跟你好呀!”布鲁克林一枝花的温柔是谁都有权利享受的。只要巴基愿意,他能像热情的小猫一样治愈。他迈着小短腿,短暂的离开了三人小团体,跑过去拉着洛基的手,“别生气呀洛基,我可以同时当你的男朋友啊。”


6.


夜里,史蒂夫拉开被敲响的房门,门外是抱着枕头的洛基,以及跟随洛基一起来的索尔。这位阿斯加德的国王正抱着手臂倚靠在墙上,脸上带着无可奈何的纵容。


“这么晚了,你有什么事吗?洛基。”史蒂夫蹲下来认真地问面前的小豆丁。


但他是从身后冲过来的巴基那里得到的回答,“啊!是我男朋友来找我了!”


晴天一声雷!


慈祥的微笑在美国队长脸上一寸一寸皲裂了,在雷神的喷笑声中,他转过头,说不清脸上该摆个什么样的表情:“宝贝儿,你什么时候有了男朋友啊?”


“就是今天的事——中午吃饭的时候有了一个,下午又有了一个啊!”巴基摊开手,很潇洒地耸了耸肩。

摘纪录:

摘纪录:



我想你们岸上的人,把时间都浪费在问为什么了,冬天刚到就等不及夏天,夏天来到又害怕冬天的来临,总是在寻找不属于你的四季如夏的世外桃源。
                             ——《海上钢琴师》




摘纪录:

她可以褪色,可以枯萎,怎样都可以,但我只要看她一眼,万般柔情就涌上心头。
——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洛丽塔》


感谢推荐

马住

SILENCE★:

新•手机壳上架啦。这次画了三款新图( ̄▽ ̄)

效果图>>

p2瓦坎达冬窝滴心肝,想把这个鹅捧在手心里。也很喜欢阿包之前发ins说的那句话和字幕组的神翻译“绮梦总无法释怀。”希望他能睡个好觉做个好梦,梦里有大海有大鱼有毛绒绒豆豆眼的史蒂乎。

p3黑豹陛下喵喵喵,黑金配色上书祝福语,愿大家青春永驻一夜暴富!

p4大鹅大鸽模范家庭邻里和睦合照一张,老万快把脸怼到镜头上了。有人问小红啾呢?小红不喜欢拍照所以躲在锤鹅身后……快银啾:看我飞高高!

给饲养员打钱养鹅戳这里。评论放单独link.

之前的图案(p5)也仍然在售~


ps手机壳材质分三种:

安卓型号可做TPU软壳,repo参见这里。网站提供了大多数主流手机型号,但是也没办法做到全覆盖,大家在列表里仔细翻一下哈。

苹果机可选TPU、磨砂硬壳、玻璃壳。玻璃壳就是我上一条发的打样效果,类似镜面,坚固耐用色彩明亮,价格比tpu略贵。


pps:玻璃壳下周会在taobao上架,安卓的型号太多所以tb没办法上,还是只能用网站啦。手机网页不是很给力,建议用pc端登录QAQ

夜零:

我们都会遇到那个人吧,陪你走过一段路,影影绰绰似乎开始了模糊的恋情,事后想来却仿佛停止于尚未开始的爱。
或许是多年再见,各自安静生活数年。
在某个人潮拥挤的街头,透过公车的玻璃窗突然看见你,想叫让司机马上停车,想用力拍打窗户来引起你的注意,想从车上跳下来,想奔跑,想大喊大叫,想把整个阻隔在你我之间的世界撕裂。呼吸急促,面额潮红,手指颤抖,在激烈的想象中把自己感动的快哭了。
而事实总是一动不动的坐着,安静的看你远去。
你的脸,从开始到现在,我原来从未曾看清楚过。
我知道我只能陪你走这一段路。


——《萤火之森》影评

m

Cosimo:

谁小将的时候不是自己打出来的